甜味阿秀-

【晓薛】“饶了我”二

•第一次写同人文,写的不好是肯定的,请不要打我
•时间定为义城八年后五年
•薛洋手臂被自己补好,金光瑶也被薛洋救出,用回原名 孟瑶
•对道长这句“饶了我”感触特别大,所以用了这个来做标题
•私设如天,严重ooc

1.

  晓星尘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义城的。孟瑶说的话一直在他的脑袋里重复着。

  现在距他死后已经十五年了,那些过去的恩怨是否能放下了呢?薛洋把自己的眼睛给了他为的就是不在亏欠他?

  互不亏欠么?也好,也好。晓星尘心里想到。

  互不亏欠的话自己也就再也不用见到薛洋了。

  好,特别好。

  晓星尘右手死死的攥着胸口的衣服,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他的左手不自觉的抚摸上那双眼睛,那是薛洋的眼睛。

  晓星尘使劲摇了摇头,逼迫自己不在去想。

  薛洋自己都说了这是还他的,他还去想什么?

  晓星尘飞快的迈着步子,逃命似的离开了这里。

2.

  晓星尘带着霜华重新踏上了“救世”的道路。曾经的“霜华一剑动天下”又回来了。
 
  只是这一切并没有晓星尘想的那么简单。

  晓星尘时常梦见薛洋。

  他开始会在镜子里望着这双眼睛发呆。

  会想起当年被他带上金麟台的薛洋,那时的薛洋稚气未脱露着虎牙笑的危险。

  而现在的薛洋…

  晓星尘突然想起被他刺了一剑的薛洋,眼睛上还覆着白绫,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晓星尘猛地惊醒,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自己居然在想薛洋的死活?!

  “不,不,一定是最近太累了的缘故,我怎么会去想薛洋呢?不可能的。”

  晓星尘拼命的安慰着自己。

  半响,却又无力的笑了出来。

  他晓星尘不想让薛洋死。

3.

  晓星尘离开义城已经一年了。来到了一个名叫“望溪村”的地方。起初是因为这里经常有走尸出没,这里地处又较为偏僻,少有修真仙人来这里。恰好晓星尘经过就帮着清理了走尸。

  定居在这里纯属是个意外。

  这里的村民非常热情,又对帮助他们的仙人十分感激,晓星尘想着自己这一年一直在漂泊,也想找个地方稍稍歇歇。这里靠湖风景又不错便住了下来。

  只是这一闲下来,在自己脑袋里一直被压迫着的事情又翻了过来。

  晓星尘不得不直面这些事情。

  该如何面对自己对薛洋的感情呢?

  自己曾不止一次的想过回去找薛洋,可是每次却又硬生生的制止了。

  怎么面对薛洋?怎么面对自己的这颗心?

4.

  晓星尘又在望着湖面发呆。

  在这里住了将近两个月,几乎每天晓星尘都会来这里发呆。

   “道长在想什么呢?”一名老者拿着一支鱼竿坐到晓星尘身边。

  “李伯。”晓星尘从自己的世界里回过神微微侧身像李伯作缉。

  “我见道长来了这里后似乎一直都有心事?不知能否说于老朽听听?”

  这位李伯是村里的村长,活了一百多岁,颇有些仙气,据说曾经是某修仙世家的公子,不知怎的就来到了望溪村。

  晓星尘轻叹了口气,有些犹豫不知如何开口。

  似乎是沉默了很久,晓星尘才开口。

  “…我在想一位故人,他…曾经因为一根断指灭了人家满门…也为了报复我屠了我的挚友的道观,还挖了他的眼睛。”

  “我把自己的眼睛给了挚友,而他又欺我眼盲骗我杀了许多无辜村民甚至包括我的挚友。”

  “可他,却又在我死后十三年不止不休的寻找能让我复活的办法,最后用他自己的魂来补我的魂…还把他自己的眼睛给了我,我却又刺了他一剑…”

  “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晓星尘有些痛苦的低下头。

  “晓道长,你说他是因为一根断指灭人满门,可他为什么会断指呢?”

  “他…幼时是名乞丐,七岁遭人哄骗去送信,那人骗他说只要信送到了就给他一盘点心,可是信送到了后却无故被打了一顿,后来他去找那人索要点心,那人却打了他一顿,牛车从他的左手上碾过,小指生生被碾成肉泥…”

  晓星尘说完自己都愣了,‘小指生生被碾成肉泥。’那对年仅七岁的薛洋来说是种怎样的痛苦?

  他的眼睛暗了下去。
 
  “所以那被灭门的就是把他手指碾断的人?”

  晓星尘点点头。

  “道长,恕老朽直言,没有人生下来便是恶人,他灭人满门虽然可恶,可是那碾断他手指的人岂不更是可恨?连一个年仅七岁的孩子都不放过,这种人是死有余辜!”

  “道长说不知该如何面对他,那道长可曾想过要渡他?”

  “他的变故是从被碾断小指开始的,若他当时没有被碾断小指呢,他现在还会是个恶人吗?”

  “道长何不想法渡他?”

  “渡他?”

  “渡他?”

【晓薛】“饶了我”一

•第一次写同人文,写的不好是肯定的,请不要打我
•时间定为义城八年后五年
•薛洋手臂被自己补好,金光瑶也被薛洋救出,用回原名 孟瑶
•对道长这句“饶了我”感触特别大,所以用了这个来做标题
•私设如天,严重ooc

1.

  “成了!小矮子!成了!”薛洋此刻非常激动,因为他终于把死了十三年的晓星尘救了回来。虽然代价非常大。

  孟瑶坐在凳子上看着形如癫狂的薛洋,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又看向躺在地上血阵里的晓星尘。

  “成美。”

  薛洋看向孟瑶。

  “既然成了,那他也就快醒过来了,小矮子,你找的医师到底靠不靠谱,别到时候晓星尘的眼没恢复我在赔了一双眼睛。”

  “那张医师是兰陵最好的医师自然是靠谱的。”

  薛洋皱了皱眉,“那最好,你赶紧去把他弄来,没有多长时间了。”

  孟瑶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薛洋走到晓星尘身旁,把他从阵里扶到床上。

  “啧,真疼啊道长。你这回可要好好活着,别枉费了我这一魂。”

  薛洋为了复活晓星尘找到了一种禁术,用了自己的魂来补晓星尘的魂。

  薛洋似是想到了什么随后自嘲的笑了笑,“也是啊道长,你这么恶心我,怕是知道这魂是我的会更加厌恶吧。”

  “罢了,晓星尘,就当是我还你的吧,还有这双眼睛。”

2.

  薛洋曾经扮过瞎子,所以很快适应了这黑漆漆的感觉,可是眼睛上的痛感却始终在提醒着他。

  “原来没了眼睛是这种感觉。”

  孟瑶在一旁守着他,“你这又是何苦,你把眼睛给了他,他万一醒了之后不领情怎么办?”

  “少废话小矮子。我要去看看道长,他今天就能醒了。”

  薛洋把这义庄里里外外打扫的干干净净,又把孟瑶赶到了隔壁,生怕打扰了他和晓星尘这“重聚”。
 
  薛洋的眼睛上覆着白绫,右手上挎着篮子,显然是刚买完菜回来,心情似乎不错一直在哼着小曲。

  走到义庄门口推开门,突然觉得这个场景有些似曾相识,未来得及多想便被一剑贯胸。手上的篮子掉到了地上,买的菜也滚落了一地。

  薛洋低下头“看着”没入自己身体的剑。又抬起头“看向”那个人。

  会是谁呢?薛洋想。

  是晓星尘吧?他现在应该醒过来了。

  好像是为了验证他说的话那般,对面的人说话了。

  声音有些嘶哑,颤抖,但还是不难听出那就是已经十三年没开口说话的晓星尘。

  “薛洋!你到底想干什么?!”

  啧,又是这句话。薛洋想。

  “你逼我自刎,又把我救活,到底…想干什么!”

  “谁知道,可能是无聊吧。”薛洋满不在乎的说到。

  没在他胸口的剑又进了一分。

  “道长,这副眼睛用的可还习惯?”

  晓星尘这才注意到薛洋的眼上覆着白绫,那白绫下的原本该是眼睛的地方如今却陷了下去,微微漏出了血色。

  “你…这是你的眼睛?!”

  晓星尘完全没想到薛洋会这样做,一时间有些震惊。
 
  “怎么?道长不相信?”

  “你…你为何要这么做?”

  薛洋没有说话。而晓星尘似乎是被打击的不轻,有些疯魔的一直在重复这句话。

  晓星尘似乎是很接受不了自己不仅被逼死自己的仇人救了还用了他的眼睛这件事情。

  看到他这个样子,薛洋不禁有些愠怒。

  他把插在他胸口的霜华拔下来,扔到了地上。

“行了晓星尘,差不多够了,十三年前那一剑算是还了我骗你的那三年,现在这一剑和这一双眼睛算是彻底还清了你!”
 
  薛洋走出了义庄,右手捂着胸口,那割魂后的疼痛他快忍不下去了。跌跌撞撞的去找孟瑶。

3.

  晓星尘瘫坐在义庄的地上,嘴里一直在重复着为什么。

  孟瑶安顿好薛洋,看着他睡着后就来到了义庄。此时已经夕阳西下。那最后的霞光打在义庄的门口,孟瑶背对着光站在门口,看着晓星尘。

  “晓星尘道长。”孟瑶作了一辑道。

  “敛…芳尊?”晓星尘还没完全适应这双眼睛,看了好一会才看出他是敛芳尊金光瑶。

  孟瑶端着他一贯的笑容走进义庄。“晓道长有所不知,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仙督金光瑶了,你可以称呼我孟瑶。”

  晓星尘从地上站起来。身体还有些虚弱的颤抖着。

  孟瑶直接无视这些,走过他身边坐到凳子上。

  “晓道长是不是很想知道自己是如何重生的?”

  “…是,还请…孟公子告知在下。”

  孟瑶倒了一杯茶,拿在手里。

  “现在距离晓道长自刎已经过了十三年。这十三年里成美一直在寻找能让你重生的办法。五年前夷陵老祖献舍重回路经义城。被成美拦下要他复活你,却被含光君斩下左臂差点死掉。”

  孟瑶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

  “之后这五年,成美修复了自己的左臂,就又在想法让你重生,终于他找到了。以自己的魂来修补你的魂。这就是你能复活的原因。”

  孟瑶说完看向晓星尘。

  晓星尘完全是懵的状态。许久他才问道,“薛洋…为何要复活我?”

  “晓道长,成美他为何这样你是真的不知么?十三年他一心一意的想复活你,又把自己的眼睛给了你。五年前他断的那只左手一直握着你给他的最后一颗糖。”

  “晓道长,话我就说到这了。你与成美这些年的恩怨就到这吧。他让你重生还了你的眼睛,你们就算互不亏欠了。”

  “晓道长,你走吧。”